紐約斷背衫

香港導演楊曜愷的最新電影《紐約斷背衫》將於本周上映。電影講述一位憎恨自己亞洲傳統的美籍華人時尚造型師要為一位訪美的中國演員拍造型照,進而探討亞洲同志定型化及對出櫃感到惶恐的議題。我們有幸能與導演聚首一堂,於電影上映前向他發問有關片中的來龍去脈與二三事。

點心: 你花了多少時間撰寫《紐約斷背衫》的劇本並發展主角的情節?
楊: 我總共花了一年時間撰寫劇本。在哥倫比亞大學修讀碩士學位時,我為劇本班花了三個月時間構思劇本,畢業後更用了整整一年時間重新編寫。演員綵排後和電影開拍前,我又會重新編寫劇本。最後的階段很重要是因為真實的演員會幫助你配合自己幻想的角色,而你從來沒有想像的角色就會突然充滿能量及個性。

點心: 為什麼決定在紐約拍攝《紐約斷背衫》?
楊: 《紐約斷背衫》故意在紐約拍攝,原因是紐約一向充滿活力,並最能代表男主角 Ryan 的美國夢。有很多場景都是在唐人街及第五大道發生,正正代表中國人由唐人街貧民區晉身到高貴的第五大道的夢想。

紐約市是浪漫愛情故事美麗的背景。成長的時候,我常常希望電影裡面看見兩位亞洲男同志在紐約墮入愛河,就像電影 Breakfast At Tiffany’s 一樣,當然你永遠都找不到另一半,所以我決定拍自己的版本。

點心: 《紐約斷背衫》在所有大型同志電影節都放映過,觀眾想問你的問題是什麼?
楊: 觀眾經常問我為什麼故事要在時裝界發生,事緣我覺得 Ryan 造型師的工作很有趣。他的工作是圍繞着改變別人的形象令到自己於世界面前更有體面,正正符合他角色中自我認同的元素。他不想與中國傳統有任何聯繫,因而故意隱藏自己而展現非常西化及高雅的一面,故此他約會的總不會是任何亞洲人。

時裝界是掩蓋個人不安全感而令自己更有自信的一個行業,所以我覺得這很適合成為一部電影的題材。

dir-photo1a-2

楊曜愷導演

點心:你的電影有一流的選角。 Jake Choi(Ryan)和 James Chen(Ning)都是很好的演員。你在哪裡找到這些出色的演員?
楊:選角花了很長時間,困難的之處是因為沒有很多亞洲演員有記錄,所以我們基本上要在美國東、西海岸尋找演員,甚至加拿大以及亞洲。

我們很幸運地我們聘請了一名選角總監,她真的很喜歡的劇本,並願意收取不多的人工。

我們做了很多試鏡,最後我們找到機位演員,我們把他們放在一起,看他們會否合襯。

我們做了一個測試讓他們親吻對方,只是看看他們是否恐怕親吻另一個男人,他們能否覺得舒適開放及與另一個人浪漫。

有趣的故事是,我不知道Jake Choi是否同志,我甚至向我同志朋友看他的試鏡,他們都證實他是同志,當試鏡我和他去喝咖啡,他坐下來,便對我說他是直的!

點心: 你在兩部長片都選用亞洲男演員,而他們也不是傳統西方電影亞洲男同志典型的角色,你想用你的電影向西方描述新一代亞洲男同志形象嗎?
楊: 西方很少是亞洲男士為性感標誌,而我的電影當中,卻經常描述亞洲同志性感的一面,而他們又很想有權選擇自己的命運,角色或許對自己身份認同有所掙扎,但他們仍然是成功及有自信的一群。他們自己可能存有問題,但絶對不是無助及悲傷的受害者。

西方傾向把亞洲男生描述為軟弱、無性、宅男及愚蠢,他們的出現不是喜劇元素就是無關重要,從來並不浪漫及永遠找不到女孩(或男孩);又或者他們被描寫為冷酷、邪惡、腐敗及鬼祟,甚至是黑社會的角色。看來荷李活都不會改變這些典型化的角色,十年後的模樣也應該一樣,所以我作為亞洲製片人覺得自己有責任改變這些負面形象及表現亞洲男生存有慾望智慧及表現性感的一面!

50-ryan-in-street

點心: 這兩年在東南亞有很多製片人製作同志電影,你對亞洲同志電影文化有什麼看法?
楊: 我覺得亞洲同志電影文化越來越強大、成熟及多樣化。我記得10年前策劃香港同志影展很難發掘亞洲同志電影,大多數的都是低成本製作,只有少數亞洲國家製作到位的同志電影。

現在有更多亞洲電影製作人製作同志電影,並由亞洲不同國家製作展示多元文化,内容因此非常多元化,製作價值越來越高;隨着更多國家對同志題材採取更開放的態度,行業勢必百花齊放。

最近,亞洲同志影展聯盟成立,由14個國家的亞洲同志影展組成,我覺得有這麼多的亞洲同志影展聯手合作真的很棒。我可以感到非常驕傲的是香港同志影展大概是「大家姐」,原因是我們是亞州區歷史最悠久的同志影展。

成立聯盟的目的是向西方推廣同志電影,在歐洲大部份的同志影展只會放映白人電影,好像歐洲同志電影策劃人只想播放白人相愛的電影,聯盟因而希望改變這一點。

文字:Joe Lam

Post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