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Clockenflap 音樂及藝術節的酷兒和盟友音樂人

2016年的Clockenflap將會由11月25日至27日在中環海濱舉行, 今年的表演嘉賓包括本地小型音樂單位,以至國際流行音樂人,還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酷兒及盟友。以下為你介紹今年我們推介的五個音樂單位。

clockenflap-2015-chris-lusher1

Shura
Shura 是新一代最傑出的年輕同志音樂藝人。她的曲風混合了流行上口音樂,深受80年代流行曲及節奏怨曲影響,她的音樂表達了同志青年成長時所面對的焦慮。 她的音樂生涯由睡房一個流行音樂計劃開始,Shura 表明流行音樂缺乏女同志聲音,並且當代流行音樂充滿過分自信及自我表現的題材,促使她進一步去創作音樂。她說:「當今流行音樂並不能代表 我,所以我要創作自己的音樂」。像許多其他年輕的 LGBT 藝人一樣,她避免把她的性取向政治化,期望透過音樂的代表性,讓同志議題在社會內進一步正常化。她期待有朝一日:「或許有人看過我的MV, 可以勇敢出櫃」。

Blood Orange
Blood Orange 是英國音樂家 Devonte Hynes 的實驗性 R&B 項目。 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是男同志或酷兒,但 Hynes 的音樂確實表現 80年代紐約同志舞廳次文化及性別流動性有着深遠的影響。就像音樂人 Frank Ocean 的 大碟 Channel Orange 及 Blond 一樣Hynes 的專輯以黑人身份、男子氣概及酷兒作主題。2011年的專輯 Coastal Grooves 中似乎有很多由男性角度出發的情歌。指明有意地演繹聖最新單曲 Augustine透過酷兒角度去探索歌詞 ”Skin on his skin/A warmth that I can feel with him”。Hynes 將會在 Clockenflap 宣傳他的最新專輯 Freetown Sound。這隻大碟是關於個人困境、政治及抗議美國種族主義警察暴行的黑人運動lack Lives Matter的。

Sigur Ros/Jonsi
冰島環境音樂重型樂隊 Sigur Ros 的主音及吉他手 Jonsi 已公開出櫃。他和他的樂隊將會在香港首次現場,Jonsi 在冰島的一個小村莊長大,這表現了一個出身於小村莊的同志與世界疏離的感覺。他傾向環境音樂、內省及封閉的歌詞,透過疏遠及孤獨的想法,他開始以創作音樂作為他的自我防衛機制。他說:「回想過去,可能我不想去面對自己身份的緣故,我集中創作,我想這對我的音樂真的很好,我就是這樣處理我的同志身份」。經過這些艱難日子,Jonsi 終於得到成功、接納及愛,Jonsi 和他的男朋友A lex Somers 經常一起創作並發放音樂,他們各自都是對方的靈感源泉。Jonsi 和 Sigur Ros 將在 Clockenflap 星期五晚上演出。

盧凱彤
香港創作歌手盧凱彤今年在 Pink Do t與 LGBT 藝人及同運人仕黃耀明及何韻詩同台演出。她是Clockenflap 2016 香港最突出的歌手,自2013年提出 LGBT 意識運動《All4love 》後,盧凱彤對香港同志平權一直堅定地發聲支持,約定你星期五晚 Clockenflap 的 Harbourflap 舞台見!

Pumarosa
由五位年輕人組成的 Pumarosa,主音及結他手 Isabel Munoz-Newsome 寫了最新單曲 Cecile,是關於性,慾望和渴望。當她被問到這首歌的靈感來源時,她說以往的關係有男亦有女,她的性向會改變。她說:「我不覺得你應該特別指明任何東西」、「這是關於那種微妙的神話,你極度渴望,但卻永遠得不到」。

他們是一隊現場表演很活潑及刺激的樂隊,無疑是受崩音樂文化偶像 Iggy Pop 及 Patti Smith 影響。星期六晚在 Clockenflap 的 KEF 舞台上見!

文字: Lee Phillips,翻譯: Joe Lam

Post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