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ILA LUZON 星級變妝

那天,坐在精品酒店奕居某角落套房巨型沙發上的Manila Luzon (本稱Karl Westerberg) 興奮地脫口說:「一進來,酒店前台那些傢伙在追蹤我呀!」無可否認,四年前,她在《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第三季的嬉笑討好形象一鳴驚人,幾乎穩奪頭銜,使這個平面設計師突然成為該節目裡最受歡迎和愛戴的瑰麗鳳凰之一。既然她來港,問題都衝著她而來。「[這個(非常?)文化節目] 改變了世界觀,令變裝皇后的表演熱爆全球。誰知道會持續多久?所以我盡量享受每次演出的時間。」

訪問前的一晚,Manila出席了Kee Club一年一度的Avant G’Art派對。該派對是關懷愛滋為同性跨性社群而舉辦的年度籌款活動,也適逢是今年香港同志影展的閉幕派對。除此之外,回洛杉磯以前,她也放了大半天假「做例如觀光大佛等所有旅遊觀光事情」。你還以為她會花一天時間瘋狂買衫掃貨,但她最後如此決定是因為「只是去大佛更容易 – 我意思是特別的景點誰都說得出來,但要說買一些有趣東西的地方呢,似乎就很難說定了。」

Manila亢奮個性的背後,潛藏現實的一面,也可能解釋得到​​為什麼她可以走得這麼快。「我以前是平面設計師,變裝演出往往佔用了我大多時間。老闆就說:『嗯,你似乎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做。』因此,他們說會在週一打電話給我討論削減工資的事情。可是他們從未這樣做!幸好,在美國巡迴表演變裝皇后秀賺到更多的錢。」

尤其最初父母完全的不認同,令她未能下定決心勇闖變裝娛樂行業。「尤其是那些打扮的事情,我爸真的不肯露面的。然後在《魯保羅變裝皇后秀》之後,因為要不斷周遊差旅,所以需要買一台筆記本電腦,於是爸爸和我走到美國特拉華州那個小商城內的蘋果商店。誰不知,一出商店,人們便開始跑出來追問:「天啊,你是Manila?」,然後不停著我爸爸替我們拍照!當他看到這些人都因為我表演變裝皇后秀而認識我,他意識到這沒什麼大不了,也認為這是合乎法理。當我繼而告訴他因為我扮靚而比在設計公司工作賺更多薪水時,他更確定我做的東西是對的。他著我繼續賺錢,希望我能夠成功。」

變裝皇后秀造就了Manila,自然她對節目的點點滴滴都如數家珍一樣娓娓道來。「就像夏令營一樣 … 我的意思是要做很多工藝的事情 … 又像戲劇營,就是在一個地方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我就是不是那些每週回家休息的人。」被問到她台上台下是否都那麼潑辣,她承認變裝皇后都是一定程度上在攝影機前戲劇性地放大。「潑辣是因為我們就是變裝皇后,我們知道要在攝影機前向觀眾呈現最亢奮激烈的一面。變裝是戲劇性的,所以我們特別誇張一點,但都總會恰如其分。」

實際上,節目中的變裝皇后並未有很多時間可與RuPaul和Michelle Visage這兩大評判碰面。「始終是電視節目,所以你不能與他們有太近距離的接觸,否則RuPaul的批評便似有還無了。」賽後,她接著與Michelle Visage繼續其他賽季的工作。「她不再是同志女伴了,她是我們的女訓導,就像畢業了的變裝皇太后一樣。她母性很強,老是向我們罵這罵那,我們想:『皇阿媽,我哋大個仔咖喇!我知我做得唔好,但我會啃咗佢嘅!多謝你呀,皇阿媽!』而即使她不會向任何變裝皇后說三道四,但也會重覆暗示且承認做變裝皇后真是又臭又不討好的工作。『說到底,不就是一群戴著綴滿彩燈動物皮帽的高大男人在台上醉跑爛跳!又跑又跳到滿身汗臭,就用大量香必飄和香水掩蓋難聞氣味。』」

這陣子,她發行了很多單曲,還在去年推出了大碟Eternal Queen,都因為做音樂而名見中外,於她而言,音樂要與音樂錄像水乳交融的。「我的單曲就是我那些音樂錄像的原聲大碟。在三分半鐘的時間,你可以看到我那食物主題的服裝和一堆只穿內衣的型男人。」她笑說。不久,她將會與其他變裝皇后秀的參加者錄製特別聖誕專輯。「我不知道是否應秘密像Courtney Act 的Periscope這樣先賣個關子!」同時,她又剛剛發布了新音樂錄像:「是內褲品牌Andrew Christian 型男足球員代言人Pablo Hernandez作的歌曲,人家有「八婆,我是麥當娜」,我就翻作「八婆,我是大零婆」!那個音樂錄像真的很抵死,Pablo又真的索到爆,所以很值得看。」她一本正經地準確說道。現在,她一遇上工作機會,便全情投入,而且毫無停下來的跡象:「做變裝皇后已經做了五年,也沒想過可以做這麼久,但我猜我很幸運。你知啦,雖然自己資歷只是一年級,卻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是一個有名的藝人,只不過不知道是穿著裙演出而已!」

文字: James Lo, 中文翻譯: Derek Leung

Post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