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夜空》導演訪問

五個月前,電郵收到了一部有意參展香港同志影展的本地動畫短片。故事說的是一個香港男同志,娓娓道來很有詩意,可說是多年來我看過的其中一部製作得最美的動畫片。四個月後,這部叫《暗房夜空》的短片與三位首執導演筒的黃梓瑩、黃俊朗和石家俊,由香港同志影展的首映走到台灣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的獎座旁,如斯白駒過隙的驚喜非筆墨所能形容。這次我們有幸找來黃梓瑩導演談談他們的作品和得獎感受。

點心:可以談談你們參與金馬獎的體驗嗎?
黃: 這次是我們在如此有規模的電影藝術獎項中首次獲得提名。金馬獎一直被譽為「亞洲奧斯卡」,大會的名聲已建立了超過五十年,由以往安坐家中看直播到今年頒獎台前,(很感激)能夠在人生中有如此經歷,委實難以忘懷。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去年做的東西能夠帶領我們走上頒獎台。很高興認識到很多致力投身電影事業與藝術的前輩與新朋友。最重要是雲集了一群熱愛製作與創作的夥伴。能夠欣賞他們的作品,與他們交流我們關注的事情與意見,都令我們有更清晰的路向,使我們向自己熱愛的事情繼續打拼,承諾把最好的呈現大家面前。

由提名到站台都像是一場夢。能夠憑《暗房夜空》這動畫短片獲取各方認同,正是我們還有很多不同人等的努力都得到青睞。再次感激有幸得到身邊那麼多人的幫助與支持,讓我們踏上如斯的舞台。

點心:在金馬獎台上有忘記了說些什麼嗎?
黃: 一定有。我們既怕拖延節目的進度,而實情是我們當時腦海真的一片空白。真的忘了多謝很多人。

真心要跟我們 9014 同寅分享這個榮譽,原因是日以繼夜在 0413 工作的心血終於看到成果。我相信堅持這種精神已經植根於我們腦海當中。度過重重險阻之後,真的是時候一起為目標衝刺,創作我們嚮往的動畫作品。

對於 LGBT 性群的朋友,真的要多謝你們! 多謝你相信我們。很開心從我們那麼多的朋友中得到愛,沒有你們,我們一定永遠不能完成這個作品。作品所說的不一定就只有性向,其實也可以是我們同一天空下的共同感受,以及我們每天面對的障礙。畢竟,每個人生來平等,我們都有共同的七情六慾,而且都不應感到孤寂。多謝各方教懂我們欣賞人生中的細節,讓我們知道喜樂可以如此簡單直接!

未來數年,台灣憲法就同性婚姻上會面對重大挑戰,原因是作為亞洲區先鋒的他們往前行的每一步與政策及配套都是多麼重要和具影響力。我們需要全世界更多的關注,在我們各個社群之間也需要繼續多點討論。只有更多人參與及關注,才能令事情更美好,為未來找到答案。美好的事情總值得等待。

點心:你們三個怎樣分擔作為導演的職責?
黃: 動畫製作需時及費神,而且像我們比較小規模的團隊,基本上我們三個都要負責所有的工作。構思概念和為旁白撰稿是這部片最艱鉅的部份,定案前,我們做了四個不同版本。主人公威威和我們的朋友都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但因為時間有限,又想故事脈絡一致,我們唯有摒棄很多枝枝蔓蔓的故事,最終採用這個版本。

點心:劇本是根據誰人的故事嗎?什麼令你們決定說這個故事?
黃: 故事是 ActionQ 前主席兼午夜藍項目主任威威 (Adam Wan) 的真實生活改編。我們取材自他的故事是因為我們與他對社會有相同的看法,都對現今社會有一樣的感受,都在成長中遇到掙扎。他多元的身份很能代表包括我們在內的香港人,而我們正想觀眾能夠感同身受。

點心:你們最愛哪位動畫藝術家?
黃: 也沒有一位特別喜歡;很多都有自己非常出色的作品。日本大友克洋的 Akira 與今敏的 Perfect Blue 可說是經典,是因為它們都啟發了很多知名的電影、動畫與藝術作品於其後出現。如今網絡發達,分享意見的平台眾多,很多優秀動畫家的作品都在全世界廣泛流傳,因此我們很容易很直接交流分享,令創作人從中獲益更多。

點心:你們怎樣看現在 LGBT 社群爭取平權的運動?
黃:我想香港 LGBT 社群爭取平權的這些運動相比很多發展中國家還是有點落後。事實上,有時我覺得有點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感覺。要推動一個運動向前,在政策上要有越多人的參與。至少,我們希望不要等到發生事故或訴訟時才真正面對這些議題。我們應該在事情還未變差前,不斷呈交更好的提案,改善我們現有的狀況。我們應該要努力共建自己的社會。

點心:你們有下一個目標嗎?
黃:還沒有。刻下我們還在台灣緩衝一下,讓自己有更多時間想想自己未來方向。我們都希望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我們真的需要一個工作空間、時間和下一個意念。我想這個急不上來的,就當作是彼此給予更多時間。密切留意我們的動態,甚至隨時給予我們一些新構思吧!

文字:Russell Boaz, 翻譯:Derek Leung

Post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