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Wong

衣櫃對我來說,從來都只有裝衣服一個用途。跟很多人一樣,衣櫃只是家中不可或缺的家具。

直至2012年的秋天,我了解到原來對一些人來說,衣櫃還有另一個用途 — 由於家人的反對和不了解,一些人會躲入衣櫃,隱藏自己非異性戀者的身份.

我不是 Queers of Hong Kong,所以以為一輩子都不會跟同志的衣櫃有任何瓜葛。直至成為一位致力支持工作間與社區同志共融的直同志,才領悟衣櫃箇中的意義。

我發覺我愈是投入同志共融的工作,我的衣櫃愈變愈大。

對外,我要不斷跟陌生人出櫃,說明我是個直人,支持同志。對內,因為家人的不支持,我壓根兒都沒有提及我的同志共融的工作,沒有告訴他們我對同志共融的熱忱。

現在對我來說,任何人,不論直與否,有衣服與否,都會有一個不可告人的衣櫃。

Post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