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eath in Hong Kong」作者 Nigel Collett 訪問

1980年,那個在香港同性戀和孌童辟被劃上等號並且很容易成為勒索對象的年代。當年1月,一位名為約翰麥樂倫的警員在他將因同性戀罪行被拘捕前的數小時在他位於何文田的住宅內自殺。駐香港作者 Nigel Collet 記錄了關於麥克倫南之死的事件,並試圖透過未被公開的文件回答多年未解的疑雲。

點心︰你是如何聽說約翰麥樂倫的?
Nigel: 自我從逗留了四年的英國回港不久,亦即 2006 年,我看了狄雲秋導演和勞樹鴻編制關於香港同志生活及出櫃的紀錄片「慾望之空間」,裏面提及過這案件。其後,我透過替匯樂寫專欄及參與粉紅同盟工作開始接觸到香港同志社群的歷史,並領略到1980年約翰麥克倫南之死有很大程度促使11年後在1991年修訂的同性性行為非刊事化。直至2010年我認識了 Aileen  和 Ken Bridgewater,我才開始認真研究這案件。Aileen 是七、八十年代商台的節目主持人,並曾和杜葉鍚恩成功地開展有關麥樂倫之死的公眾諮詢。

點心︰是什麼推動你寫關於麥樂倫的故事?
Nigel: 這是因為 Aileen 和 Ken 搜集了很多有關這案件的材料並希望我能把這個故事公諸於世。Ken 希望把他所知道的寫成小說,就像他2013年出版的小說「打開裁決」一樣。他們想找一位非小說作家公開他們的研究。最初,我被這個悲慘故事的性質以及海量的資料搜集工作嚇倒,所以並不太感興趣,但最後這個故事對香港歷史的重要性和認為麥樂倫希望他的故事被準確地傳世的強烈感覺說服了我。

點心︰這個故事如何與現今香港同志政治有關連?
Nigel: 這個嘛… 他的死確實逼迫政府委任法律改革委員會提出關於同性戀法例的修訂,並在1991年通過同性性行為非刑事化。基於此,我們現在做的一切都與他的死有關。其實,這個故事應惹來更大的迴響。表面上他自殺是因為社會偏見迫使他出櫃並把他摧殘,令他覺得羞恥而選擇了死亡作為另一出路。法例或許改變了,但香港保守的社會氛圍卻繼續強化對同志的歧視,正如仍然有很多同志因害怕出櫃會失去工作或家人而被迫盲從社會規範而隱藏自己。我們並未完全消取歧視帶來的沮喪和痛苦,我擔心,仍會引致零星的自殺事件。麥樂倫南之死是社會不能面對現實的教訓,香港仍有進一步開放思想的空間。

點心︰香港的警察同志仍面對出櫃的困難嗎?
Nigel: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就我所知,有些警察同志相信在警隊中保持低調則並無大礙。你應問問警員這條問題。

點心︰你期望這本書可以取得什麼成果?你希望讀者從這個故事獲得什麼?
Nigel: 我希望盡我所能透過記錄事實,約翰麥克倫南的經歷會受到正視,並且他的死能讓社會獲得正確的教訓。我希望讀者能和我一樣感受到青春的生命因其性傾向而趨向滅亡的悲愴。我希望人們會意識到我們需要改變現狀以致麥樂倫的死不會再發生。

購買: https://goo.gl/uTZykp

文字:Russell Boaz,翻譯:QQ,圖片: Joe Lam

Post Your Thoughts